小说路上 > 其他类型 > 我的破产男友 > 第 8 章 第八定律

第 8 章 第八定律

推荐阅读: 里番拯救者热刺之魂死神之落花微雨感人的故事——苦果乌鸦的幻想同人录叛逆的鲁鲁修之骑士杰兰特泠凤钗总裁的恋人龙珠之奇迹再现[银魂]你睡吧我负责

第 8 章

江宴辞没理他。

他看着窗外,问:“陈扬呢?”

杨晓迪“啊”了声,解释说:“陈助理晚上临时有事,来不了,所以我就自告奋勇替他来了。”

他又尝试求情:“江哥,我在那家店旁边蹲了快一小时,还花了几百块,外卖小哥才肯把配送单转给我。”

“看在我这么积极的份上,奖金能不能……”他顿了顿,语气变得小心翼翼,“就算不能,今天的费用能不能先报销一下?”

江宴辞问:“你爸又把你的卡停了?”

杨晓迪面色讪讪:“他不知道我在你那里打工,以为我整天出去鬼混,所以就……”

“可以。”

杨晓迪刚松了一口气,又听江宴辞发话。

“从你下个月的工资里扣。”

杨晓迪:“……”

果真是冷酷无情的资本家。

这会儿信号灯已经转绿,杨晓迪果断地闭上了嘴巴,专心开车。

夜色无声蔓延,浸染了江宴辞的眉眼,给他的轮廓加上一道清冷的滤镜。

杨晓迪忽然想起一件事,透过后视镜看了他好几次,最后终于憋不住了:“对了,江哥,明天的‘盛夏’慈善晚宴,你要出席吗?”他从副驾驶拿起邀请函递了过去,“陈助理让我把邀请函转交给你。”

“不过我想你也不会去,我听说叶家那位真正的大小姐也会出席。她还一口气捐了十只包出来拍卖,你说……”

邀请函里,还附着一份拍卖名目。

江宴辞随手翻了翻,动作忽地一顿,眼神沉了下来。

他啪地合上册子,“你替我去。”

“啥?”杨晓迪一时没反应过来。

江宴辞说:“把那十只包都拍下来,以C.Z.集团的名义。”

“啊?江哥,你这是……”

杨晓迪满腹的疑惑,但又不敢多问,只能把话咽了回去。

但过了会,他又忍不住开口:“说起来,叶家那破婚约都已经解决了,你怎么不直接跟小嫂子说明白?”

江宴辞没有说话。

良久。

就在杨晓迪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

江宴辞说:“再等等,现在还不是时候。”

***

上班的日子总是枯燥的。

周三下午,珈蓝集团与法国艾特斯集团洽谈业务合作,她和江宴辞作为珈蓝集团的顾问律师,需要前去跟进。

双方的合作其实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已经到了签约阶段,他们只是去走个流程。

午休时间,叶知栀正在翻看合作案相关的材料,就接到了盛以颜的电话。

“啊啊啊啊啊叶小吱气死我了,叶若琳那女人也太不要脸了!”

叶若琳,乍一听到这个名字,叶知栀还是不免怔了一下。

——叶家那位真正的千金。

相比起叶若琳,其实薛若琳这个名字更让她熟悉。

叶知栀以前从来没想过,抱错孩子那样狗血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而事件牵涉的另一位主角,还是她高中的同班同学,薛若琳。

印象中,薛若琳是一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叶知栀平时和她来往不多,只知道她自小被一对医生夫妇收养。

被叶家认回去后,她也把姓氏改回了叶。

叶知栀问:“她怎么了?”

盛以颜暴跳如雷:“她在昨天的晚宴上弹你以前的曲子,还给自己发通告,卖‘小江菱’的人设,她也配?CUE我女神,她怎么敢?还要不要脸?”

江菱是国内著名青年小提琴家,在国内具有影响力的赛事里获得过不少的奖项,作为业内最被看好的青年小提琴家,却在事业巅峰时期选择了退圈,令人大为不解和惋惜。

“我家女神虽然退圈了,但也轮不到她来碰瓷。还江菱接班人,谁认识她这个只在不入流晚宴上弹过几个曲子的野鸡?”

她缓过一口气,继续diss对方:“哦,对了,我听说她之前还想和傅家联姻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可惜人家傅总已经结婚了,还是我家女神的妹妹,人家郎才女貌的一对,把她脸都打肿了!”

叶知栀咬着奶茶的吸管,随手打开了微博。

网页刚跳转,她就看到相关的词条高挂在热搜榜上。

#江菱接班人新晋青年音乐家叶若琳#

#小江菱现身“盛夏”慈善晚宴,钢琴惊艳全场#

#小江菱热心公益,人美心善#

一看就是不走心的通稿。

叶知栀不感兴趣地拖着鼠标往下浏览,忽然,她动作一顿,停了下来。

通稿里的一张配图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盛以颜正巧说到同一件事:“她还一口气捐了十只包包拍卖,这是搞笑呢?以为这样就能……”

叶知栀立刻把照片放大,仔细看了又看:“颜颜,你看看,她捐的是我那些的包包吗?”

盛以颜停顿了下,紧接着是鼠标点击的声音:“好像是哦……不!就是你的收藏的包包!”她惊讶不已,“那个限量款,全球只有三只,国内唯一一只就在你那……”

在得知自己和叶家毫无血缘关系的那一刻,叶知栀有过震惊,但从来没有觉得是谁抢走了谁的什么,但也不想继续霸占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所以她才会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叶家。

离开的时候,她什么也没带走,包括她一收藏间的包包。

既然不再属于她,那些东西怎么处理,都是对方的事情。

但现在,她还是不免肉痛了下。

全!都!是!她!收!藏!的!包!包!

虽然是曾经的。

叶知栀的心在滴血。

电话那边,盛以颜也回味过来了:“卧槽!拿别人收藏的包去拍卖,她还要不要脸?”

“你知道,拍下那些包的人是谁吗?”叶知栀的内心小小地挣扎了下。

没等盛以颜回答,叶知栀就已经在那篇通稿里找到了答案——

“那些包都被C.Z.集团一口气全拍下来了,不然那天叶若琳那女人也不会出尽风头。你说,C.Z.集团的总裁该不会是看上她了吧?”盛以颜深表怀疑,“不过,我倒是听说C.Z.集团的总裁是一个又老又丑的男人。”

叶知栀没接话。

盛以颜问:“叶小吱,你还在听吗?”

叶知栀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在。”

“我记得你那天说,江宴辞和你在同一间律所上班?”

叶知栀喝了口奶茶:“嗯。”

“是姐妹,就给我盘了江宴辞!”盛以颜激动了起来,“盘了叶若琳得不到的男人!”

“咳!咳咳!”

叶知栀猝不及防呛了下。

她咳了好几声,才缓过气来:“他太贵了,我盘不起。”

虽然破产了,但他每天仍是一身清冷贵公子的行头,气质斐然,看不出半点落魄。

盛以颜说:“他都破产了!还有什么盘不起的?”

刚要接话,江宴辞清冷的声音突然在头顶响起。

“你要盘谁?”

叶知栀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摔了。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s://www.xs63.com/qita/wodepochannanyou/10290489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xs63.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