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路上 > 都市言情 > 剑名不奈何 > 第 46 章 Chapter 46

第 46 章 Chapter 46

推荐阅读: 网球与少女鬼魅王妃仙气相公,种田辣落魄格格凤凰命盛世收藏流觞叹重生之一语成谶爱是甜甜的你少年之烽火岁月玉机词

第 46 章

来不及了, 宫惟。

你就要来不及了。

半梦半醒间宫惟的意识仿佛被放置在烈焰上炙烤,昏昏沉沉中他不舒服地动了一下,紧接着就被脑海深处更强大的神识强行压平了。一个遥远而熟悉的声音从灵魂深处响起, 越来越急迫、越来越洪亮,直至震荡响彻四方——

杀死徐白。

很快就要来不及了——

“什么来不及了?”尉迟锐奇怪地问。

谒金门会客的小花厅外, 红枫掩映, 流水淙淙, 小火炉上煮的茶散发出袅袅清香。宫惟蓦然回过神来, 轻轻地啊了声:“什么?”

“你刚才说什么来不及了。”

宫惟似是没反应过来,怔忪片刻才问:“有吗?”

“……你最近没事吧。”尉迟锐皱起眉头打量他半晌,说:“怎么老自言自语的,应恺也说你心神不定, 走火入魔了?”

宫惟懒洋洋地笑起来:“你走火入魔我都不会走火入魔。”他站起身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笑道:“刑惩院今晚有事, 走了!等你家那盆墨梅开了我再来找你玩儿!”

尉迟锐简洁有力回答了他一个字:“滚!”

宫惟大笑而去。

来不及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虚空中仿佛出现了一瓶沙漏在簌簌流动, 那细沙粒粒坠落的声响始终回荡在耳畔, 但宫惟并不知道倒计时的流沙还剩多少,也不知道当时间走到尽头时会发生什么。

无形的压力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叠加累积。

他在等一个答案,但他也说不清自己是希望那个命中注定的时间早点来,还是希望这一刻就此静止, 不再向前。

初冬深夜,一轮白月映进高高的窗棂,如风将皎洁的薄纱拂进大殿中。床榻上宫惟蓦然睁开眼睛, 仿佛感应到什么似地起身望向殿外, 随即披衣下床,推开了雕花窗。

他没有穿鞋, 柔软的光脚踩在竹林中,发不出任何声音。不知走了多远他才停下脚步,只见远处大殿兽首飞檐,檐角上伫立着一道挺拔人影,于月下越发生冷疏远,正从高处投来视线。

极北冰原遥远的风雪气息尚未在他袍袖间散尽,风吹来不奈何剑身隐隐的血气。

宫惟笑起来,仰着头问:“你是来找我玩儿的吗,徐白?”

那身影没有回答。

“你是不是刚杀了人呀?”

少年的面容是那么天真,身上柔软的白缎寝衣反射着月华,又被剔透肌肤辉映得黯淡无光。

徐霜策终于开了口,淡淡道:“宫惟。”

“嗯?”

“世间千年无人飞升,两个月后升仙台祭祀,应恺准备叩问天道,以求重启天门。”

宫惟的神情微微变了。少顷他才问:“徐白,你要飞升了吗?”

世间修道求仙,概以沧阳宗主为首。如果飞升之路当真能开启,第一个能羽化登仙的显然是徐霜策,不会是别人。

但徐霜策没有回答。

这个时候沧阳宗主与刑惩院长之间的矛盾已经很尖锐了,全天下都知道他们是不能共存的宿敌。没有人能想到他们会在这样一个冷月高悬的深夜遥遥相对,言语平和,秋毫无犯。

也没有人知道徐霜策袍袖之下还凝固着万里之外冰川之巅,度开洵人头飞起那一刻溅上的血。

“如果有一天,”徐霜策猝然道。

这话来得非常突兀,他顿了顿,才又道:“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

宫惟一眨不眨看着他,似乎在等待着下面的问题。

不论是谁被宫惟这么看着的时候,都会产生一种仿佛自己正被全心全意地关注、被完完全全放在心里的错觉。他天生就像一团又轻又软的美梦,快快活活地包裹着你往下坠,虚幻、甜美、漫长而无尽头。

但那只是错觉。

徐霜策的话音止住了。良久突然说:“算了。”

他转身欲走,但就在这时身后地面上传来宫惟清亮的声音,说:“我会哭的!”

徐霜策停下脚步回过头。

只见少年笑意盈盈地踮着脚,一手拢在嘴边,抬头补充了一句:“真哭!”

出乎意料的是徐霜策长久地俯视着他,既没有说出任何刻薄的言语,也没有再一剑斩来弄伤他的眼睛。他挺拔的鼻梁将侧脸隐没在了月光之后,眼底似乎微微闪动,但看不清是什么神情,半晌削薄的唇角才掀起一丝冷笑,说:“做梦。”

然后他没有再给宫惟任何说话的机会,闪身消失在了广袤的长空中,一瞬就不见了。

宫惟笑意渐渐消失,踮起的脚跟放下了,血红色如漩涡般在瞳底旋转。

就是从那一刻起他终于看清了命运从脚下延伸出去的路,尽头通往两个月后苍穹之下的升仙台,元神深处那个与生俱来的声音一遍遍回荡以至轰响——杀死徐白。

那是你降临于这世间的唯一意义。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s://www.xs63.com/doushi/jianmingbunaihe/10774808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xs63.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