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路上 > 都市言情 > 剑名不奈何 > 第 44 章 Chapter 44

第 44 章 Chapter 44

推荐阅读: 网球与少女鬼魅王妃美女收藏家重生回城记仙气相公,种田辣落魄格格凤凰命盛世收藏流觞叹重生之一语成谶爱是甜甜的你

尉迟锐回以澄澈、安定、坦然的目光,意思是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也不奇怪,哪怕换应恺甚至徐霜策过来也不可能理出个头绪。宫惟长长叹了口气,暂且放下了这一茬:“还有一件事,你能找师兄商量商量,想办法帮我把向小园的魂找回来吗?他这个身体我保存得很好……好吧,也不是很好,但起码还能用。说不定还有机会把向小园塞回来?”

尉迟锐茫然道:“那你怎么办?”

宫惟心说当然是办完我该办的,就该上哪去上哪去了。不过他没把这话说出来,只道:“我死都死了,当然不能占着别人的身体不还。实在不行你问应恺要个能附魂的容器,以后就把我装在里面呗。”

尉迟锐花生送到嘴边,动作一下停住了,脑海中浮现出自己把宫惟的魂魄装进小罐儿里挂脖子上走哪带哪的情景,脸色变得十分一言难尽,半晌道:“可是鬼垣现在已经进不去了。”

宫惟讶道:“什么?”

“徐霜策跟应恺说鬼垣异变,应恺就下去了一次,铜门紧锁没有鬼影。从临江都回来后他俩又结伴下去了一次,不奈何没劈开黄泉的门。”

强闯鬼垣乃是逆天改命,即便是三宗四圣这样的当世大能,十次里能成功一两次也属侥幸。有记录能劈开黄泉再全身而退的也就徐霜策与应恺两人,如果连他俩都被拦在生死结界之外,那确实其他人都束手无策了。

“应恺说可能是生死簿出了问题,鬼垣为了掩盖,强行阻拦不让人来查。等定仙陵事了,他要跟徐霜策一起再下去查清。”尉迟锐一摇头,道:“魂魄头七回阳,七七过奈何。这都过去多久了,恐怕早转世了。”

宫惟愣住片刻,想起如今这局面的始作俑者,登时一股恼火直冲心头:“都怪你大侄子!他……”

正巧这时门被叩叩敲了两下,传来尉迟骁的声音:

“叔叔,您在吗?”

“叔叔”二字对剑宗来说不啻佛法纶音,顿时戳中了他最敏感的那根神经。

尉迟锐瞬间从椅子上弹起来,迅速收拾好满桌花生壳,熟练地从怀里抽出洗剑集摊开往桌上一放,劈手夺走宫惟刚剥好送到嘴边的花生,把他拉起来就往屏风后撵:“在!”

“应盟主正派人四处寻您,说有要事找您商议!”

尉迟锐:“等等!”

宫惟反手揪住尉迟锐,用只有他俩能听见的声音咬牙道:“你侄子跟我有婚约。”

“啊?”

“他妈跟沧阳宗定下道侣之约,四柱八字都算过了,定情信物都给了,结果他嫌弃向小园是魅妖,一点面子不给就当堂退婚,把人家气得回去就走火入魔了。还有你看我这里,”宫惟指着自己的脖子,咽喉上被勾陈剑划破皮的伤口还贴着膏药:“这也是他划的,要不是我逃得快估计又得死一回!”

尉迟锐震惊:“怎能如此?”

“是啊,谒金门少主又怎样,就可以这么看不起小魅妖吗?”宫惟怒道:“对了他还骂我,他骂我是‘非人之物’——上一个这么说的人你还记得是谁?”

尉迟锐不假思索:“徐霜策!”

话音刚落他就被自己给惊呆了。

堂堂谒金门少主,好的不学坏的学,竟跟那沧阳宗姓徐的如出一辙,这如何使得?

一把名为同仇敌忾的火苗终于在剑宗心中熊熊燃烧了起来。

两人互相一对眼神,尉迟锐郑重点了点头,转身整了整衣襟袍袖,然后才咳了声清清嗓子,大步上前打开了屋门。

尉迟骁果然站在门外,低头抬手行礼:“剑宗大人……”

“我正要找你。”

尉迟骁愣了下:“何事?”

谒金门少主已经很高了,但剑宗站直的时候比他还高点儿——可能是少年时代被吊起来抻长了的关系。他眼窝较眉骨更深,因此板起脸来的时候看上去更加严厉,甚至有些威势迫人的意味。

他道:“我听说你要跟沧阳宗退婚。”

尉迟骁动作顿时僵住。

“天地以万物为刍狗,一人一木一花一草,皆有开谢悲喜,亦有生死荣枯。苍天以自然为道法,魅妖与众生为一体,因此与你我有何分别?”

尉迟骁全身像被定住一般,良久喉结才用力一滚,似是将酸热的悔恨硬生生咽了下去:“……之前是我谬误……”

尉迟锐威严道:“你当堂退婚,态度高傲,害得魅妖走火入魔,此等行径实在令人不齿!”

屏风后宫惟一抚掌,心说骂得好!

“眼下大错已然铸成,你尚不知悔改,还管无辜魅妖叫非人之物,种种所为实在愧对谒金门数百年声威。你简直——”

尉迟锐还待搜肠刮肚想词,突然只见他大侄子深深一拜,沙哑地打断了:“先前种种狂妄之态,如今想来悔恨难言,叔叔教训得对。”

当世剑宗从小信奉君子动手不动口,没想到自己难得动口一次就有如此威信,欣然道:“你知错了?”

“知错了。”

“你待如何?”

尉迟骁维持着那个躬身长拜的姿势,对地面一字一句道:“当日退亲只是口头所言,并未将此事公告仙盟。侄儿愿意仍旧履行婚约,与向小园同求大道,从此再不口出恶言,亦不再自恃身份轻视这世上任何非人之精怪。今日所言句句发自肺腑,天地共鉴!”

尉迟锐欣慰之情油然而生,回头得意地向宫惟挑了挑眉,口中道:“知错就好。既然如此那你就挑选良辰吉日……”

他话音戛然而止。

宫惟:“……”

尉迟锐:“……”

两人从屏风缝隙间对视,彼此脸上都是一副如遭雷殛的表情。

“不行!”尉迟锐失声怒道:“你不能跟向小园履行婚约!”

尉迟骁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为什么?”

“向小园他……他……”剑宗一下卡了壳。

尉迟骁诚恳道:“剑宗大人不必介怀门第之别,向小园虽然只是沧阳宗外门弟子,但品貌兼具,心地善良,智慧过人。且有一事还未禀报于剑宗知道:若不是他舍身及时将侄儿推开,此刻身中兵人丝的就是我了。侄儿每思及此都五味杂陈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s://www.xs63.com/doushi/jianmingbunaihe/10734729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xs63.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