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路上 > 都市言情 > 剑名不奈何 > 第 23 章 Chapter 23

第 23 章 Chapter 23

推荐阅读: 网球与少女鬼魅王妃美女收藏家重生回城记仙气相公,种田辣落魄格格凤凰命盛世收藏流觞叹重生之一语成谶爱是甜甜的你

死寂。

温修阳表情凝固,倒在地上的盛博眼珠险些夺眶而出。

扑通一声宫惟跪地,痛心疾首:

“师尊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徐霜策那张脸上什么情绪波动都没有,哪怕用矩尺来量,都不会见那雕刻般的眉眼、薄而冷淡的嘴唇有丝毫移位。他就这么定定地盯着脚下那本书的封面,良久才俯身把它捡了起来,拿在手里,翻了几页。

“师尊……”

“何处得的?”

宫惟诚恳道:“临江都买的。”

“为何买它?”

“弟子一时鬼迷心窍,误入歧途!”

“为何不扔?”

“……”宫惟露出了羞愧之色。

徐霜策点点头,不动声色说:“看来是情节精彩,舍不得扔。”

盛博终于合上了因为震惊过度而不断战栗的嘴巴,拼命使眼色示意宫惟磕头认罪,但紧接着只见徐霜策抬手一招,说:“过来。”

他那只手简直跟招魂幡无异,盛博条件反射把眼一闭。

然而下一刻,预想中流血漂橹尸横当场的画面却没有出现。

徐霜策那只手落在了宫惟头顶,还摸了摸,和声道:“稚子年幼,课业沉重,受旁人口中的奇闻轶事引诱也不为怪。”

“……”宫惟一句“求师尊别把我关进寒山狱”就这么硬生生卡在了喉咙里。

“你背书太慢,正好应当多加练习。”徐霜策顿了顿,把《黄泉不了情》放到宫惟手上:“从明日起你便去熟读此书,每天背一章,每章大声背诵给为师检查。记得需字句顺畅、诵读如流、心领神会,明白了吗?”

如果说刚才只是死寂的话,那么现在就是地狱般可怕的窒息了。

所有人的喉咙都像被滚烫的石头活生生堵死了,良久只见宫惟长吸了口气,再深深地、徐徐地吐出来,原地站定平静片刻。

他毕生的演技都在此刻发挥到了巅峰。

“扑通!”一声宫惟感激跪地,双手将书高举头顶,字字情真意切:

“师尊用心良苦,弟子铭感五内,定谨遵师嘱!!”

徐霜策淡淡道:“去吧,爱徒。”

·

与此同时,谒金门。

“已经快丑时了,少主上哪去?”“少主!”……

殿外传来侍卫们声音的时候,尉迟锐正盘腿坐在宽大的桌案后看书。

当世剑宗尉迟锐,字长生,从外表看年不过二十许,多年来状态一直保持在最巅峰的时候。论长相而言尉迟骁与他颇有相似,但剑宗本人眉骨更高、鼻梁更窄,因此总给人一种冷漠桀骜,且不太好打交道的观感。

此刻他的深金轻铠已经脱了放在案边,一身鹰背褐滚金边长袍,威名赫赫的神剑“罗刹塔”静静立在身侧,无声散发出巨大的压迫感。

他正一手拿书一手向前伸去,紧接着殿门就被哐当推开了。

——啪!

尉迟锐闪电般合上手里的书,洗剑集封面完美盖住了里面夹着的那本小册子——《开元杂报八卦特辑:当世宗师战力比拼之行走的炮台,剑宗尉迟长生篇!》——面无表情一抬头,只见亲侄儿尉迟骁大步挟风而入。

“禀剑宗,”尉迟骁欠身作揖,肃然道:“弟子有要务在身,需即刻启程,特来请辞!”

“……”

尉迟锐头顶整齐地冒出三个问号,少顷一声不吭把那只伸向瓜子盘的手收了回来,镇定地嗯了声。

尉迟骁转身就走。

“别死了啊。”就在他一脚跨过大殿门槛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句。

尉迟骁无奈地回过头:“为什么从小到大每次我只要出门您都得提醒这一句,叔叔?”

剑宗头也不抬,右手一挥,示意他可以走了。

沉重高大的殿门轰一声再次合上,尉迟锐翻书的手停住了,良久低声道:

“因为人容易死。”

——二十年前岱山仙盟,懲舒宫外的河水淙淙流过青苔岩石,石头上那道熟悉的身影背对着光,盘腿垂钓,笑嘻嘻的声音却把小鱼吓得四散游走:“对了长生,我昨晚又溜去沧阳山找徐霜策了,结果你猜怎么着?姓徐的竟然下了一道法令说法华仙尊与狗不得上山,真正气煞我也!”

年轻的剑宗垂着钓竿,冷静地说:“不可能。”

宫惟道:“怎么不可能?”

“狗又没有做错什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s://www.xs63.com/doushi/jianmingbunaihe/10342710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xs63.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