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路上 > 都市言情 > 剑名不奈何 > 第 22 章 Chapter 22

第 22 章 Chapter 22

推荐阅读: 网球与少女鬼魅王妃仙气相公,种田辣落魄格格凤凰命盛世收藏流觞叹重生之一语成谶爱是甜甜的你少年之烽火岁月玉机词

第 22 章

——竟然真是徐霜策。

可他弄这鬼地方打算干什么?

还有人知道这不是什么宫殿禁地, 而是牢狱吗?

宫惟心念电转,盛博却以为这以脑子缺根弦出名的小师弟被吓傻了,皱眉怒斥:“起来!你擅闯禁地, 还不随我回璇玑殿见宗主?”

“……”宫惟放下手,傻乎乎盯着他, 少顷懵懂道:“盛师兄, 对不起。”

“怎么?”

“你刚才那一剑我接不住, 躲开了, 剑光劈坏了宗主挂在墙上的鬼太子迎亲图。”

盛博:“……”

“师兄的剑法好厉害!”宫惟一脸仰慕,啪啪用力鼓掌道:“墙上被师兄劈开了好大一条缝呢!”

“………………”

盛小煞星本来就青白的脸现在堪称面无人色,瞳孔战栗半晌,终于一把抓住宫惟的手, 颤抖着挤出强笑:“什么剑光?什么鬼太子迎亲图?向师弟你糊涂了,你明明根本没进殿, 如何知道殿中墙上挂着什么画?”

“但我——”

“擅闯禁地者死,师兄怎忍心见你被宗主赐死?从今以后万万不可对人说起这座禁殿, 师兄也会替你保密的, 明白了没?”

“可是——”

盛博抓狂摇晃他肩膀:“没有可是!乱说话就会死!就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过,听明白了?!”

宫惟黑白分明的眼睛眨了眨,终于乖乖“哦”了声:“听明白了。”

盛博松了口气,忙不迭把他拉起来:“赶紧走, 我送你下山!”

盛博在玄门中诨名极盛,然而再煞的星见了徐霜策都害怕,借他一百二十个胆子也不敢进殿去查看被劈坏了的画和墙, 只得心惊胆战地把宫惟送过了栈桥, 回到璇玑大殿地界内,又拎着耳朵再三警告, 逼得宫惟赌咒发誓绝不把今天的事说出去,然后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

宫惟悻悻揉着被揪红的耳朵,特地绕了一大圈避开徐霜策的主殿,回到偏殿自己的住处,一头倒在床上,脑子里不断浮现出今天在禁殿中所见到的一切。

那压抑到极点的穹顶,重重深锁的殿门,一笔笔刻下成千上万的禁锢符咒,以及满目不似真切的满殿轻纱与高床软枕……都化作无数画面在脑海中盘旋远去,最终凝固成了那张喜庆的小狐狸吹唢呐图。

以及画上那口陈年的血。

不知道为什么,宫惟总觉得这次复活回来,徐霜策隐隐有哪里不一样了。

那张威严、疏远、居高临下的面孔下,似乎隐藏着某种暴戾的端倪,就像深潭水底足以撕裂一切的暗流。

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

宫惟思来想去不得其法,这具身体撑不起他强大的元神,意识渐渐有些模糊了。恍惚中他仿佛出了这道门,魂魄在半空中飘飘摇摇,倏然来到了一座广阔的高台,脚下白玉宽砖不见丝毫杂色,铺得望不到边际;远处山川间矗立着一座巨大玉碑,龙飞凤舞篆刻着三个大字,升仙台。

升仙台?

宫惟瞳孔瞬间缩紧,蓦然转头——

下一刻左胸剧痛,被一剑贯心!

“……”他死死抓住剑身,颤抖道:“徐霜策……”

徐霜策长身而立,高深眉骨刻下浓重的阴影,根本看不清表情,只看见平直的薄唇。

“我……我喜欢你,”宫惟听见自己喘息的声音说,“你……你不能这么对我……”

——为什么痛苦和绝望都如此真实?

为什么镜术中已经历过一遍的幻境竟然会重演?

宫惟不由自主张大了眼睛,他看见徐霜策终于微俯下身,露出了那双冰冷深黑、弥漫血丝的眼睛,在他耳边一字一顿道:“你不喜欢我,宫惟。你只是……”

狂风骤然轰鸣而过,淹没了他后面的半句话。

与此同时,宫惟视线越过徐霜策,愕然看清了他身后的惨况。

数十名宗师掌门浴血倒地,令整座升仙台化为血肉地狱,惨号呻|吟不绝于耳,但更多人只是头破血流倒在龟裂的地上、倚在血迹斑斑的金柱边,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不远处一人仗剑撑地,勉强站起身,只见腹部被利器贯穿,鲜血浸透了鹰背褐色的剑宗长袍,赫然是剑宗尉迟锐!

宫惟如同坠入了噩梦的漩涡里,他来不及去想是谁把好友伤成了这样,便只见尉迟锐咬牙拔剑,竭尽全力,如泰山压顶般的一剑浩荡劈来——

锵!

徐霜策头也不回,抬手一挡。

剑锋重砸上他护臂,被硬生生架在了半空!

巨响回荡不绝,一口血自尉迟锐喉间喷薄而出,当场飞溅在徐霜策缓缓飘落的袍袖上。与此同时他耗尽了最后的力气,颓然跪倒在地:“不……不能……”

宫惟濒死地喘息着,只见尉迟锐越过徐霜策看向自己,每个字都充满了绝望:

“不能……让他……”

不能让他什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s://www.xs63.com/doushi/jianmingbunaihe/103411877.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xs63.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