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路上 > 都市言情 > 剑名不奈何 > 第 19 章 Chapter 19

第 19 章 Chapter 19

推荐阅读: 网球与少女鬼魅王妃仙气相公,种田辣落魄格格凤凰命盛世收藏流觞叹重生之一语成谶爱是甜甜的你少年之烽火岁月玉机词

第 19 章

如果说刚才场面只是凝固的话, 现在应该就是轰一下猝不及防,所有人都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是谁?

宗主叫他什么?

我的耳朵没听错吧?

嗡嗡议论声迅速穿过人群,甚至连长老、真人们都不由自主地瞪大了眼睛, 然而不论谁的惊恐程度都比不上宫惟:

“那个……宗主……”

徐霜策那只手停在半空,重复了一遍:“过来。”

所有人瞠目结舌的视线都落在宫惟身上, 而宫惟整条脊椎都在嗖嗖冒寒气, 硬着头皮走上来, 随即肩头一重。

徐霜策那只手落在了他肩上, 就这么沉沉地按着,好似完全没注意任何人的表情,转向静虚真人:“回璇玑殿。”

·

“宗主带回来那少年是谁?”“向小园?向小园是什么人?”“你说宗主叫他什么?你再说一遍?”

……

沸沸扬扬的私语就像被风吹一样,半日间便传遍了整个沧阳宗。

而所有人议论的焦点——璇玑大殿此刻却空旷而安静, 建筑高深壮丽,摆设帷幔华光熠熠。徐霜策一掀衣袍坐在案后, 言简意赅:

“脱。”

宫惟动作僵在半空,半晌才委婉道:“宗主, 这不太合适吧。”

徐霜策问:“为何?”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 弟子唯恐宗主清誉有损,个人名节倒是不大要紧……”

“咳——”远处石柱后两名守殿弟子同时被自己的口水呛住,随即一个寒战收声站直,喉咙痉挛却硬生生忍住了, 半声不敢出。

徐霜策黑黢黢的眼睛盯着他,但出乎宫惟意料的是竟然没有动怒叫他滚,半晌淡淡道:

“你我二人至亲师徒, 不要紧的。”

宫惟立刻:“弟子惶恐, 弟子不敢!弟子只是区区一介外门——”

“本宗主教化一方,沧阳宗上下都是本宗主的徒弟, 不是师尊胜似师尊,有这回事吗?”

宫惟:“……”

宫惟哑口无言,强迫自己直视徐霜策,拱手真诚赞叹:“师尊所言极是!”

他在对面极具压迫感的视线中慢吞吞伸手解下衣带,更加慢吞吞地脱下外袍,又仿佛剥葡萄皮似地磨磨蹭蹭脱下里衣;足磨叽了一盏茶功夫,直到上身完全暴露在空气中,他终于发现对面竟然还完全没有要叫停的意思。

难道要叫我脱光?

要不是宫惟深深了解徐霜策此人有多严厉禁欲,以及他清修了上百年的无情道有多么坚不可摧,可能此刻就真要往某些龌龊的方向去猜想了。

“……”

不管了,反正他又不知道我是谁,再说在徐霜策面前脱光了算谁占谁便宜还不好说呢。

宫惟把眼一闭,咬牙抬手就去解裤带,冷不防这时却听对面传来一个字:“停。”

只见徐霜策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瓶药膏,冷淡道:“为师只是想给你上药而已,不用着急脱裤子。”

“…………”

不远处石柱后鸦雀无声,大概是守殿弟子因为惊恐而活生生吓岔气了。

宫惟用尽全身演技才绷住了表情,感激涕零地伸手去接:“师尊大恩大德,弟子无以为报,区区小伤怎敢麻烦师尊?弟子还是自己……”

徐霜策拿着药膏的那只手略微一抬,道:“过来。”

……好吧,徐白今天兴致突发,要演师徒情深。

宫惟吸了口气,他最大的好处就是什么戏都能接,当下面色一整:“谢过师尊!”随即恭恭敬敬地上前跪坐了下去。

他左肩被鬼修一剑贯穿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了,概因在临江都时被医宗弟子抹水泥一样抹了半桶千金圣药的缘故——那药价换成钱,能一比一打造一个真金的向小园。

但徐霜策手里这瓶药应当更加珍贵罕奇,也不知道那闪烁着珍珠光泽的药气是什么做的,刚沾上皮肤便一阵冰凉,紧接着创口疼痛完全消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干涸、结痂,内里筋骨生长带来难以言喻的麻痒。

“——别动。”徐霜策突然抓住了宫惟忍不住要去抓伤口的右手。

徐霜策的手看起来就冷,实际上也确实很冷。他指节经络中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强硬气劲,宫惟的右手一下就被握住了,不上不下定在半空,进退不得。

只听他平淡地吐出两个字:“药贵。”

上辈子宫惟曾经在徐霜策面前脱光衣服玩水,但那是年幼不知死活时的事了,至少他被任命为刑惩院大院长之后就再没有过。眼下虽然只脱了上衣,但不知怎么的宫惟还是非常尴尬,余光偷瞟了徐霜策一眼。

徐霜策的眼睛形状很锋利,因而垂着视线的时候,尾睫如同一片锐利而有弧度的刀锋。可能是他一贯没什么表情的原因,那张脸给人的第一感觉往往不是俊美,而是无法忽视的、扑面而来的威压。

一丝寒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s://www.xs63.com/doushi/jianmingbunaihe/103334958.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xs63.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