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去省城

推荐阅读: 里番拯救者死神之落花微雨感人的故事——苦果乌鸦的幻想同人录叛逆的鲁鲁修之骑士杰兰特泠凤钗总裁的恋人龙珠之奇迹再现[银魂]你睡吧我负责重生女护士不断向前冲

中午,周世安叫孟桃跟他回家吃饭,说是吃完饭去大队部谈事。

周翠玲也下班回来了,和她妈妈一起把饭菜做好端出来,主食是玉米糊糊和黑面煎饼,三样菜,炒豇豆、蒜蓉拌茄子还有咸萝卜干,萝卜干切小段用菜籽油、红辣椒爆炒过一遍,香气扑鼻,看着就下饭。

周翠玲打了水给她爸洗脸洗手,孟桃自己去院里水缸边舀水洗洗。

翠玲妈姓杨,孟桃喊她杨婶,杨婶热情招呼着孟桃,准备开饭时,从外头跑进来三个十岁左右男孩,有的喊爸妈有的喊姐,然后就想抓起碗筷吃饭,被周翠玲一人赏个爆栗,都乖乖跑出去洗了手再回来。

三个男孩都是周翠玲的亲弟弟,一看就知道调皮捣蛋,吃着饭还在打打闹闹,饭桌上周世安对闺女和颜悦色,对儿子们则是板脸瞪眼,杨婶也是多关顾闺女,瞧着哪个儿子举动太出格还会举筷子作势要打,三个男孩大概早习惯了,挨打挨骂也无事,还朝姐姐嘻嘻笑,抢着和她说话,可见周翠玲在家里的受宠程度。

孟桃看得羡慕不已,她前世的父母离异,各自成家又另生了小孩,把她扔给年迈的奶奶抚养,今生的孟桃花也是从小没父母和孟爷爷相依为命,都不曾享受过周翠玲这样的幸福,哎,果然是人各有命,没法比较的。

饭后包顺风过来了,孟桃和周叔就不用去大队部了,直接在周家堂屋说事。

田家出了这种事,田阿贵中风住院,王水凤却绝不肯拍电报叫田志高回来,大队部或桃花倒是可以去拍个电报,但如果田志高不当回事,他不回来,能拿他怎么办?

周世安和包顺风就商量着,是不是派个人陪同桃花去一趟省城,直接找到田志高,当面对质,问他放着村里的媳妇儿不管,又在城里和别人结婚算怎么回事?

如果田志高能够和外面女人断了,跟桃花重归于好,那还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给他个洗心革面的机会,要是他执迷不悟,那么也不用客气,直接告到他单位去!

是孟老成就了他,他却转头就把孤苦伶仃的桃花给甩了,忘恩负义、道德败坏可要不得!

孟桃听着周世安和包顺风商谈,点头同意去省城走一趟,就是队里不提议,她也要去的,并不稀罕什么浪子回头,文中孟桃花被虐,穷困落魄凄惨一辈子,都是拜田志高所赐,田志高欺骗了祖孙俩,将桃花当踏脚石,孟桃不能让田志高好过,怎么着也得去踩他几脚,哪怕他另娶的城里妻子后台再硬再有权势,至少也要脱他一层皮。

让周世安和包顺风犯愁的是,去省城要坐班车又要坐火车,光路上就花两天时间,桃花文化低,不敢让她一个人,可是谁有空陪送她去省城啊?眼下要秋收了,生产队忙,公社里更忙,反正他们俩是抽不开身的。

周翠玲在旁边听着,忽然插嘴道:“要不我请一天假,把桃花送到地区火车站,买好车票送她上车,火车直达省城,车上有吃的卖也有厕所,叫桃花中途不要随便下车,就行了。”

包顺风:“那到了省城呢?她两眼一抹黑,知道往哪走?”

周翠玲看了看周世安:“其实,国庆现在就在省城,他要在那学习培训半年。他写信来了,给我个电话号码……”

周世安看闺女一眼:“怎不早说?那成,那就打电话给国庆,叫他在省城火车站等着接人,然后把桃花送去前进钢厂,保证交到田志高手里,再……诶?国庆认不认得桃花啊?”

“认得。”周翠玲道:“以前国庆来我们村,我告诉过他这是桃花,他后来还说路上遇见桃花了,可打招呼人家不理他呢。”

背锅侠孟桃只能尴笑:以前的孟桃花确实有点内向自闭,熟人都不太爱理,何况是外村年轻男子。

周世安说道:“那翠玲就把桃花送到地区火车站,买票上车,桃花你可要老老实实坐火车上,不能随便跟人走,不能吃人东西,中途坚决不准下车,懂了吗?”

孟桃利索回答:“叔,我懂的,随便跟人走,要是坏人,会把我拐卖了。”

周世安满意地点头:“有事可以找车上的列车员或乘警帮忙,就是戴大盖帽、穿的衣服像公安的那些人。”

“嗯。”

孟桃想到自己身上不名一文,周世安和包顺风既然要帮她上省城,必定是给准备好路费的,但她也应该表个态,以后会还钱,就说道:“那路费……”

包顺风说:“这个不用你操心,队里先垫支给你,到了省城你要问田志高拿钱,不行的话,分粮时就扣田家的。”

停了停又道:“秋收完就分粮,到时你的口粮单独分给你,不跟田家合一块了,等你从省城回来,先从队里仓库支点粮食,过过这阵子吧。”

“嗯,谢谢顺风叔。”

接下来,周世安和包顺风连同杨婶排着队地教导孟桃:去到省城,见着田志高后应该怎么做、怎么说话,直到孟桃当着他们的面演练一遍给他们看过,这才放心。

周翠玲就帮孟桃打算起来,她让孟桃把头发洗干净,然后自告奋勇拿起剪刀替孟桃修理头发,结果是技术不过关,越剪越短,而孟桃花因为营养不良发质太差,蓬松枯燥不听话,最后剪成个翘翘头,孟桃照见镜子里的自己活像个炸了毛的鸡仔,也是无语了。

但也没办法啊,又不能剃光头。

周翠玲补救地拿个胶圈在脑门那里扎一束斜倒的小辫,又教孟桃记得时常用手沾水把头发打湿,就不那么炸毛了。

说到收拾行李,周翠玲送给孟桃一个随身背的帆布书包,让她把扫盲班学习的本子和笔放进去,这样背着很时尚,有文化的青年人都这么干。

又把家里的旅行袋翻找出来借给孟桃,建议她带三套衣裳,提防下雨天不好晾干,城里人爱干净,要天天换衣裳的。

因孟家屋子东西杂乱,周翠玲留孟桃先跟她住着,等从省城回来再做整理。

晚上两人又结伴去扫盲班学习,跟田家离得近的几个学员看见孟桃,围上来七嘴八舌告诉她田家的消息:白天王水凤没照顾好两个孙女,让她们一直哭一直哭,赵六莲发火了,爬起来跟婆婆干架,结果昏倒血流满地,王保山急忙去请来赤脚医生一看,竟然是流产了!

田志远的那个女朋友醒了之后就挣扎着跑回家,到下午,田家来了一大群人,王水凤倒是会接待,掩起门不吵不闹的,据偷溜进去的半大小孩们出来说,那都是田志远女朋友的父母和亲戚们,说田志远把姑娘那样了,家里可丢不起人,立等着王水凤拿彩礼钱,明天就去登记,把姑娘娶进门!

那姑娘父母要的彩礼是三百块,没有这个数,绝不走人!

傍晚的时候,要彩礼的人是走了,可又听到那院里传出田雅兰的痛哭声,还伴随着砸碗捶桌子的声音……

这些孟桃都只是听听,什么都不说,田家人跟她是绝对仇敌,她还要去一趟省城,暂时不发表言论。

第二天,周世安父女和包顺风给张国庆打过电话,然后由周翠玲陪孟桃去到地区火车站,送她踏上了直达省城的列车。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www.xs63.com/qita/qilingpaohuishigehenren/10122138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xs63.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