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预警

推荐阅读: 里番拯救者死神之落花微雨感人的故事——苦果乌鸦的幻想同人录叛逆的鲁鲁修之骑士杰兰特泠凤钗总裁的恋人龙珠之奇迹再现[银魂]你睡吧我负责重生女护士不断向前冲

夜里,孟桃跟着周翠玲在周家厢房住下。

周翠玲翻箱子找出一件浅蓝小碎花短袖衬衫和一条灰蓝直统裤,送给孟桃:“这套衣服是我去年夏天做的,只穿过两次,后来变胖了穿不下,你能穿。”

现在可是七十年代,物质缺乏,布票都是按人头按计划发放,数量还不多,尤其是在农村,想做套新衣得全家省一年布票才行,就算周翠玲家比较宽裕,可以私下里用钱换布票,孟桃也不能理所当然接受,但又不好拂了她的一片热心,就先接住了,说道:“等我有钱了,再还你。”

周翠玲笑:“不用还,这是我穿不了了的,我底下都是弟弟,没个亲姐妹,我妈比我还壮实,她也穿不下,给你最合适。你放心拿着吧,我现在有工资,爸妈让我自己攒着,我手头有钱有票,就爱做新衣,一年做两三套衣服没问题的。”

孟桃听她说没有亲姐妹,忽然想起周翠莲,心想有些预警还是尽早提出来比较妥当,就说道:“周翠莲是你堂妹,我今天看见她跟着田雅兰去田家,她们两个凑一堆说了好多你的坏话,后来还听见田雅兰要留周翠莲吃晚饭。”

周翠玲一听周翠莲就沉了脸:“周翠莲说我坏话还能少得了?我早就知道她跟田雅兰鬼鬼崇崇肯定没好事,我跟她共一个太爷爷,她不讲情义,几次三番帮着别人算计我,这样的姐妹我不认!”

孟桃说:“我都听见了,她们确实在算计你。田雅兰恨你抢走了张国庆,叫周翠莲监视你,偷偷去大队部拦截张国庆写给你的信。”

周翠玲气乐:“我抢了张国庆?真是笑话!我和国庆是娃娃亲,我们三四岁就认识了,逢年过节张国庆都来我家送礼,每年要往我们村里跑多少次,周翠莲田雅兰能不知道?”

“田雅兰说她喜欢张国庆,她发誓,这辈子让你嫁不成张国庆,她们要合伙害你,反正就是想让你一辈子嫁不出去,还有……你千万要记住,我们村前面那条临水河,每年夏天涨大水的时候,你绝对绝对不能靠近那条河,会要你的命!”

灯光下,周翠玲气得脸通红:“这都她们说的?”

孟桃痛快点头,反正也找不到借口,就推给那两个得了:“你说我迷信也好,有时候好的不灵坏的偏偏很灵,你要防着她们俩,三年之内,过河要小心,木桥不太结实,夏天发大水最好别过河,非要过去,那得找身强力壮的人送你。”

周翠玲:“……”

她快气昏了,怎么会有那么多卑鄙无耻的人?

第二天上午,周翠玲去粮站上班,孟桃本该自己回田家。

虽说大白天的不会有什么事,但孟桃还是要小心为上,那可是蛇蝎窝,何况昨晚田家出的那事是她一手主导,别人不知道,田水凤和田雅兰肯定早已想明白了,正恨不得扒她的皮抽她的筋呢。

周世安要去一趟大队部,然后再去田家,既然孟桃决定不住田家了,那就得做个说明了结。

孟桃循着原主记忆,先回孟家院子去转转。

临水村地方大,村民房屋比较分散,田家在村中央,孟家在东头,距离不算近,走路得十几分钟。

孟桃很快找到了,从外观看,孟爷爷亲手建的小院落不算大,却胜在牢固,大概一米五高的围墙下半部分是石头砌,上半部分是稻草拌泥垒的大土砖。

院子里没人,但各屋门都挂了锁,知青们是去劳动挣工分,田香兰一家,那就不清楚了。

院内有棵柿子树,三间正屋和一排四间矮厢房全是砖瓦结构,如今这小院被一道竹篱笆拦成两半,正屋给知青们住,厢房是田香兰一家占着,后院菜园,也一样分成两半,各种一边。

很明显的,知青们这边更整齐些,连厕所都改建过了。

孟桃在院子里转一圈,心里有个数,就掩上院门离开,去田家。

田家院子却不是想像中寂寂无声,还挺热闹,鸡鸣狗叫猪嚎,小孩的哭声尖锐刺耳,看来是田保山那两个闺女被饿着了,没吃没喝正在哭闹。

孟桃走到门口,听到周世安的声音和现任大队长包顺风的大嗓门响起来,便加快了脚步。

进到院子,看见除了周世安和大队长,还有妇女主任,另有三个年轻男人在昨夜烧了大半的柴草堆那边翻看什么,好像是大队民兵。

孟桃觉得自己扔的布团浸过煤油,应该燃烧干净了,不然被他们发现,可糟糕。

院子里还算干净,甚至堂屋看上去也没有多乱,昨夜叫人清理过了,厨房锅灶里,其它地方但凡能找到的煮好的食物,统统收集拿去深埋,毕竟有“毒”的东西,大意不得。

田阿贵、田香兰昨夜连夜送去公社卫生院了,此时不见田家其他人露面,两个女娃坐在木凳上尖声哭嚎,旁边蹲着个人,用块黑布巾包起半个头脸,手上颤巍巍捧碗米糊糊,拿小勺要喂,小孩却不肯吃。

孟桃看了两眼才看出来,这个把自己包得像个巫婆似的女人是王水凤。

似有所感应般,王水凤转过头来,布巾下一双阴沉沉的眼睛立时撑大两倍,迸射出万般恨意,猛地直起腰,抓起地上一根木柴就朝孟桃砸来,咬牙切齿骂着:“我要杀了你!你这个千刀万剐的……”

大队长包顺风一把拉开孟桃,木柴落空。

包顺风大喝:“王水凤!今天抓到你了,你果然虐待桃花,我们这么多人在呢,你就敢这样,往天不知把人打杀成什么样!”

王水凤喘着粗气,布巾遮挡了半个脸,她又刻意低头,看不清脸上神情,半晌说了句:“我没虐待。”

“那这木柴怎么说?亲眼看见你还狡辩。”

“我是气她,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却夜不归家,不知道跟什么野男人浪去了。”

包顺风:“……”

被气得一时说不出话来:明明是你们田家人在浪,反倒攀咬别人。

妇女主任走过来:“王水凤,你少胡扯。昨夜桃花去了扫盲班学文化,你们家出事,她回来了,是我不让她进门,你自己知道是为什么,昨夜你们家的情况,不安全,所以我安排桃花跟周翠玲住去了。”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www.xs63.com/qita/qilingpaohuishigehenren/101213832.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xs63.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