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章

推荐阅读: 陆少床咚轻点撩!茗香美人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沉默之王命帝天价老公求上位!万神诛仙诀金牌代打网恋找我我超甜[电竞]硬占丰满妻

裴凉当初跟智障系统签订协议的时候,就顺手点了勿扰模式。

也就是说除非她主动询问,或者触发重要剧情和违规条件,否则系统是不能在她耳边叭叭找存在感的。

此时一家三口出了城门,夜幕降临,暂时隔绝危险后裴富贵对此时落魄凄凉的处境悲从中来,无能无耻的人是最会推卸迁怒的。

因着每一个决定都是裴凉做的,便把气撒到她头上。

“你翅膀硬了,主意大,你多阔绰啊,天香楼说让就让。既然知道那姓魏的靠山众多,那你先前作甚要争那口舌?你爷爷人死灯灭,让人说两句又不会掉块肉,现在好了,逞一时口舌痛快,落水狗一样灰溜溜的逃出来。”

“早知天香楼保不住,不如嘴上漂亮点,好歹结个善缘。”

见裴凉脸上不耐,裴富贵更怒火中烧:“你给我等着,你个女娃,本就不该抛头露面,也是你爷爷执拗,天香楼在的时候尚有你几分用处,现在天香楼没了,左右你一身本事也不愁嫁,先前金玉楼的金老板开高价向我求娶你,我没有答应,如今看来,你嫁过去也正好各取所需。”

裴凉都快被这人逗笑了,能把自己的懦弱无耻说得这么振振有词的倒也少见。

于是她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和善笑容:“爹,一起爬个山吗?”

话音刚落脑海里就出现系统的警告【检测到宿主极端危险的攻击性,本游戏不支持任何形式的滥杀无辜,请宿主谨慎行动。】

裴凉脸上闪过明显的遗憾,跟系统确定道:“真的不行?我会做得很干净的。”

“并且这也不是无由来的攻击性,而是我根据裴富贵的性格行为以及现有大环境做出的判断,剪除任务中最大的不确定因素而已。”

【宿主慎重发言,您的思想已经出现了偏差,我们的目标是向女主之位努力,您的正确思路应该是改造感化渣爹,而不是习惯狠辣手腕。】

裴凉就笑了:“一个好赌成性的人,如果不远离最终只会被一起拖下深渊。”

改造感化?别说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便是可行,在裴凉看来期间投入的时间精力也是亏本买卖。

现代尚且有子女无法断舍离被赌棍父母拖累的,更不要说古代父母可以一力做主女儿的婚姻,财产,甚至整个人身归属。

留着裴富贵始终是个隐患,至少目前她无钱无人的状况下是如此。

不过既然脑残系统这么提醒,那也说明在非绝境的情况下太过极端的手段会影响长远的发展。

衡量一番,裴凉倒也歇了心思,带着裴富贵两口子回了乡下老宅。

裴富贵一腔不甘想发泄给裴凉,但论嘴皮子哪儿是她的对手?一路上被不客气的连削带砍,气得浑身直颤。

想抬手打人这大天黑的眼神不如裴凉好使,加上她身形敏捷,人没打着反倒掉泥水坑里,更是可怜。

裴家村不算远,但到的时候也过了亥时。

裴凉到了水都没喝一口,径直敲开了裴家族长和各位叔公长辈的门。

大半夜的众人被拉出来,聚在宗族祠堂里,裴凉丝毫没有给裴富贵面子,张口就把他好赌将祖宗家业输出去的事说出来了。

一众七老八十昏昏欲睡的老头子,一听这话立马一个激灵,当时就请了宗法,把裴富贵揍得个臭死。

裴家一脉发达了也没少拉扯乡亲,族内置办祭田,活动开销裴家一向出大头,有机灵踏实的子弟送城里找营生,裴大厨也是义不容辞。

如今天香楼没了,族内不仅是替裴大厨责恨这不肖子,更是每个人的直接间接利益受损,所以压根没有留情。

等裴富贵被搬下来的时候,整个屁股都是烂的。

裴凉又道:“按理说,我一个晚辈又是女子,没有资格做主家里的事。然祖父教导一场,为的就是让我裴家传承不断,现在天香楼虽然没了,但我一身手艺还在,我那几个师叔出师后,如今也在各地经营得有声有色。”

“所以我想去投奔师叔们,一来磨炼本事,二来也好积攒以图东山再起。”

一般宗族女孩儿是连进祠堂的资格都没有的,但作为得到过御赐之物光宗耀祖的裴大厨一身本事的继承人,自然又不一样。

裴家的败落让人遗憾,但裴凉也说得对,只要她手艺还在,天下第一楼的招牌还在,以后便不是没有东山再起的可能。

一个宗族在京城有拿得出手的宗亲,便是不提好处,在外姓村人面前也更抬得起头来。

于是族内长辈便做主,按住裴富贵,让裴凉拿走了钱财所需,仅留了一点给两口子生活嚼用。

又拍着胸脯跟裴凉保证: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www.xs63.com/qita/congcinanzhugainalvchajuben/9974568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xs63.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