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推荐阅读: 陆少床咚轻点撩!茗香美人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沉默之王命帝天价老公求上位!万神诛仙诀金牌代打网恋找我我超甜[电竞]硬占丰满妻

裴凉把话当众挑开,不容裴富贵抵赖。

可天香楼是什么地方?裴家的祖传基业,京城最出名的老字号之一,在裴大厨手里发扬光大得皇帝赐字后,更是稳压同行。

虽然裴大厨走后由裴小厨挑大梁缺了几分火候,裴富贵两口子插手经营后更是不如从前,可毕竟底子在这里。

天香楼仍是京城最火爆的酒楼之一,只要它还在,以裴富贵的无能败家,就不至于伤筋动骨。可谓下金蛋的母鸡了。

这会儿裴凉要把天香楼让出去,便是还没有倾家荡产,也差不多了,毕竟宅邸存银又生不来钱。

裴富贵抬手就要给裴凉一个巴掌:“老子说话,有你个做女儿插嘴的份?”

裴凉往后一退,避开这巴掌,又有裴母拦着,裴富贵倒是没有再上前。

只是指着裴凉气得眼白赤红,喘着粗骂道:“养条狗还知道摇尾巴呢,养你个混账就是替别人家养的,这还没出阁呢,便不把祖宗家业当回事。”

“枉费你爷爷疼你一场,他要知道你把他呕心沥血一辈子的天香楼送人,死了都能气活过来。往后你怎么有脸祭拜你爷爷,给我闭嘴站一边去。”

说完又对周围目露鄙夷的人赔笑道:“小孩子不懂事,不知道人心险恶,她自个儿耿直死心眼儿,容易遭小人利用,也怪我,没教好她。”

又道:“大伙儿都是老相识了,我裴富贵平日里虽扶不上墙,却也不是大奸大恶之人,生平除了吃喝也就好点小赌。”

“这不是近来才有的毛病,这么多年没出过大错,便说明了我裴富贵还是有章法。”

“此次因何会以天香楼为抵押?无非是这魏氏贱妇伙同无赖地痞做局陷害,我一寻常人,哪里是这些奸猾之辈的对手?田老爷还有周老爷您二位是知道的,先前唠嗑不就说过家族里有子侄被那小人做局酿成大错吗?”

要说裴富贵对外顶不住事,但对内则不同了,否则也不会把裴母和裴小厨拿捏得死死的。当初裴大厨走之前交给裴小厨的天香楼和私房都被他哄了去。

周围人虽然觉得裴富贵无耻难看,但听了这番话,倒也能理解一二。

确实有那专门引人堕落做局骗人的流氓地痞,周围都是平日里爱热闹好八卦的人,这种事情听的也不少。

先前魏家占着理,又有芝兰玉树一般的尚书公子做靠,大伙儿根本没注意这些。

此时魏家沦为忘恩负义的无耻之辈,都真相大白了,一群年轻公子还对魏小厨怜惜不已,没有脑子和道义可言,这年纪轻轻蛊惑人心的本事可就触目惊心了。

这会儿经裴富贵提起比试的缘由,周围看魏家的眼神就不对了。

“还以为魏小厨只是受母蒙蔽,如今看来果真有其母必有其女啊。”

“年纪轻轻便能想出如此恶毒之计,还与那无赖地痞勾结,这魏家女儿的家教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尚书公子还有一众少爷也是高高在上的人物了,不料掺和这么下作的手段,用以逼迫平民。”

“你们说什么?”高乐章一众从小被捧着的小少爷自然听不得这些。

但周围人多嘴杂,别说尚书府便是再有权势也不能当众堵人的嘴,今天事情闹到这步,已经够人参他父亲一个教子不严了。

几人愤怒至极,心里又对不可控的事态有了些惶恐。

偏巧身份最高的顾修还看热闹不嫌事大,摇着扇子笑道:“高公子,这个时候以势压人就没意思了。若心中坦荡,又何惧众人评说?”

高乐章敢对一般人威风,却是不敢跟顾修硬卯的,见心上人处境难堪羞耻落泪,自己一行也被牵扯进去,心下焦急。

然而就在被逼得快招架不住的时候,裴凉又开口了:“多谢各位仗义执言。”

“不过对方手段龌龊,却不是我裴家出尔反尔的理由。”

裴富贵都把事情圆到这地步了,见裴凉还胡搅蛮缠,气得指着她发抖。

裴凉却眼神澄明的看着他:“爹,你既知道天香楼的珍贵,却将它放上赌桌,嘴里祖宗心血的这时候喊得让人怜悯,当初挥霍的时候倒是轻松。”

“祖父从您出生开始就经营天香楼,可以说您这一辈子看到最多的便是他呕心沥血的身影,但凡您将祖父的背影回想两翻,也不会将天香楼递出去,可见只是嘴上说得好听而已,实际根本对祖父的辛劳毫无触动。”

“你,你说什么混账话?我可是你亲爹,你就不怕天打雷劈?”

裴凉笑了笑:“父亲败落家业还好好站在这里,便是有天雷劈不肖子孙,怕也轮不到我头一个。”

“只是祖父生前耳提面命,我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www.xs63.com/qita/congcinanzhugainalvchajuben/9974568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xs63.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