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

推荐阅读: 陆少床咚轻点撩!茗香美人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沉默之王命帝天价老公求上位!万神诛仙诀金牌代打网恋找我我超甜[电竞]硬占丰满妻

一语出,满堂哗然。

谁也没料到当年那场八卦竟然还牵扯到了人命。

魏母和魏舅两人大惊失色,不顾场合的打断裴凉:“你胡说!”

“顺天府衙门里还有存档,是真是假一查便知。”裴凉道:“天香楼大厅又不是升堂口,二位不必抢着辩解。。

又笑了笑:“只说出了人命,还未说具体如何,二位就这般急躁,可是响起了当初经营分店的一些事?”

魏母面相老实,但真的是个心眼活络,口齿伶俐的。

她忙到:“裴小厨好会信口雌黄,谁人不知分店当初就是我家那人经营,他一走便倒闭了。你说死了人,这是谁的责任?”

说着又哭道:“可怜我家那人,死了还要被小辈泼脏水。”

魏映舒对裴凉已经忍无可忍:“够了,裴姑娘,你不想交出天香楼,咱们再比便是。无论多少次,我都会证明我爹才是有资格继承天下第一楼的人。”

“我爹为裴家做牛做马这么多年,到头来惨遭驱逐掠夺,一无所有,不到四十便早早没了,裴姑娘但凡还有点良心,就不要辱我亡父,有什么冲着我来。”

这番勇敢执拗的态度让高乐章神情更加柔软,看向裴凉的眼神也如刀一般锋利。

裴家的天下第一楼再是出名,说到底只是开酒楼的,如今开始没落,靠一个年轻女子苦苦支撑,从设局针对到逼对方比拼厨艺,说白了只是全了心上人想堂堂正正赢回一切的心愿。

实际要对付这样一家人,对他们这些权贵来说,不比按死一只蚂蚁难。

但因裴凉的数次颠倒黑白,屡屡戳中心上人的痛苦和逆鳞,高乐章几人看裴凉则带上狠意了。

裴凉却像没看见一般,根本不理会魏映舒的话,反倒是对魏母道:“果真不愧是拿捏得魏厨死死的,犯下滔天大祸害自己结局凄凉也不离不弃的人,怕是比您的女儿更知道怎么使唤周围这群公子。”

这话没掺假,在裴凉看来,魏映舒虽然人见人爱,但论利用别人的爱慕好感谋好处,十个她也比不上她看着老实巴交的娘。

这妇人在原著中可没少间接支使那些爱慕者谋方便图好处或者解决麻烦,偏手段还非常高明,即利用了人家,又半点不让女儿欠人情,从不做任何承诺。少年的一腔爱慕和冲动,这婆娘最是知道怎么引导暗示,连话柄都不留。

魏映舒闻言激愤得脸颊通红:“你无耻,你一个未出阁女子,居然满脑子都是男盗女娼。我与几位公子只是君子之交,他们只是知晓我遭遇后义愤填膺,来这里做个见证罢了,休得辱我名节。”

几个年轻公子自然又是点头澄清又是对裴凉厌恶至极。

裴凉却笑道:“我没有羞辱魏姑娘的意思,不过魏大娘能如此有恃无恐,不就是笃定高公子会替你们剔除节外枝?”

又看向高乐章道:“高公子不必对着侍从耳语了,即便你现在让人去调走档案也晚了。”

高乐章顿时脸色难看,他作为尚书之子虽身份显赫却毕竟无官无职,滥用私权的打算被点破,要是被人抓到把柄,势必给父亲的对手添一笔说头。

裴凉来到魏母面前:“即便档案被调走,当初的事主毕竟还有家人在。朱老板与杜老板两位从中牵线说和的中人也知晓来龙去脉,您还打算一一封口不成?”

提到两位偏袒裴凉的评委,众人便是还不知来龙去脉,也明白这所谓的收买评委怕也是另有蹊跷了。

收买评委倒也有,只不过那二位本就是出名的富商,裴富贵送的那点礼还真不是关键。主要还是当初的事二人很清楚,便是知道裴小厨技艺不如人,也不忍裴老爷子毕生心血落入魏家手里。

只是被揭穿后身败名裂,声势道理都在魏映舒那里,百口莫辩,最后不仅裴家三人下场凄凉,两位评委也是被牵连不小。

“裴小厨别卖关子了,到底怎么回事你说啊。”有人催促道。

裴凉不急不缓也是在等证据,此时见差不多便朗声道:“魏厨的功劳我绝不否认,甚至祖父也从未有过更换传人之心。”

“当初祖父半隐退,魏厨接掌天香楼,这魏氏便以女主人自居,与她弟弟刘财挤走了天香楼原本的采购,独揽这一肥差。”

“在场诸位有替天香楼供货几十年的,我天香楼对食材调料的要求一向挑剔,固定合作皆是质高诚信的店铺,不曾间断。如今虽然过去十年,但当年有段时间天香楼无故替换供应商的事,应该还是有印象的。”

“有有有。”有人连忙道:“突然就换了,也不给个说法,天香楼的供应我们哪次不是选最好的,给次了裴大厨可是直接把东西拎上门扔咱怀里的。”

“本以为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www.xs63.com/qita/congcinanzhugainalvchajuben/9974567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xs63.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