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路上 > 历史军事 > 逆天好运公子白 > 第150章 人不为己

第150章 人不为己

推荐阅读: 铁枪杨铁芯回到清末大唐血旗三国之无限乱入武极破界改写大明仙逝今生第一曲都市追梦人杀戮之红尘守护魂武秦歌

王令?

哪有什么狗屁王令?!

陛下躺了一冬,都好几天说不出话了,哪能写得了字拿得动沉重的传国玉玺?

众人待要与他争辩,却见宫门外火光熊熊,拿着火把的黑衣甲士密密麻麻,几乎占据了从驿馆到纪宫的整条长街!

夜风吹动火把,明明灭灭的火光照耀下,甲士的脸大多看不大清,倒是那股肃杀之气,隔得老远就能感受得真真切切,好似但有不从,那坐在矮榻之上,淡淡看向这边的小儿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立刻杀来一样。

人生总有一些让人想忘却又忘不掉的屈辱时刻。

比如现在,这些疲惫至极的上国大臣,明知道纪帝没有留下王令,还是要给这位公子白找一道出来——只因他以及他身后的整个楚国,都想要。

在场的人,都知道他想要什么样的王令。

现在纪帝刚刚薨逝,太子殿下还没继位,按理说这种封赏诸侯的王令,他是没资格颁布的,想要拿出这样一道王令出来,除非……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站在最前面的兮伯。

这种事,除了兮伯这个三朝帝师,别的臣子都不敢做。

尤其是那些曾利用陛下对兮伯的不满,挑拨他们之间感情,让兮伯逐步边缘化,以至于丁点政事都摸不到的,得势大臣。

现在兮伯借助太子殿下重新走回了大纪的政治中心,他们正是要夹紧尾巴做人的时候,若落了把柄,定会被利用到死,反之,若兮伯做了这件事,以后新君上位,他们就能借此过得好些。

火把上裹了助燃的油脂,烈火之下,“噼啪”炸响。

浓浓的黑烟呛得人想要流泪,兮伯谁都没有搭理,只面无表情的盯着白景源看了许久,这才一言不发转身回宫。

夜深人静,宫中灵堂已经搭好,大殿里空荡荡的,没有孝子贤孙守夜,也没有乐师奏哀乐,除了一盏孤灯,只有纪帝身边的老侍者跪在棺椁边打盹儿。

见他进来,那侍者抬头看了一眼,像是知道他所为何来一般,一言不发的指了指偏殿的方向。

兮伯叹了口气,看了棺椁许久,这才迈着沉重的步子,推开了偏殿的门。

太子殿下的贴身侍从守在门后,见门开了,警惕一瞬,发现是兮伯,立刻缩回了门后的阴影当中。

在偏殿的榻上将呼噜震天的太子殿下叫起来的时候,兮伯的怒火比太子殿下还要旺盛!

太子殿下揉着许久没合过的眼坐起来,刚要发火,见是兮伯,还以为又有什么事,忙要下榻穿鞋,却听兮伯压着声音吼他:“这种时候是躺在榻上睡觉的时候吗?!”

大半夜,好不容易睡一会儿,被叫起来,还什么都没说呢,先被吼一通,太子殿下也很委屈:

“兮伯,孤已经许久不曾好眠!待到明日,又有各种祭奠仪式,肯定是睡不成的,若不趁现在没人睡会儿……”

“你以为没人?宫里到处都是眼线!”

太子殿下还要狡辩:“其他人都回去睡觉了啊!”

纪帝子女众多,都是亲生的,其他人都回去睡觉了,他凭什么不能?

“他们不需要继承王位!自然可以不怕人唾骂不孝!也不怕人骂他们不遵守礼仪!你与他们是不同的!难道你活了三十多个春秋,竟还不懂得这一点吗?!”

太子殿下委屈得俩眼通红,心道,您老是父王的老师,又不是孤的老师,孤才不想像父王那样,被你教得循规蹈矩,一辈子都不快活!

他是嫡长子,打一生下来,就是要遵从纪礼成为下一任纪帝的,在他年幼的时候,兮伯其实还算不得年老,纪帝却以兮伯政事繁忙为由,没有让他继续教导太子,这意味着什么,没有人比太子更明白了。

如今大纪已经成了这样,难不成谁还能因为他累得快死了,睡了一觉,就来指责他吗?

这种小事,除了他们这些自诩为上国柱石的大臣,谁还会在意呢?

他不想与兮伯争执这种事,就转了话题:“兮伯为何半路返回?可是还有什么事要叮嘱?”

对于他的想法,兮伯自是看得明白,他也不揪着不放,将公子白堵门讨要陛下临终遗命的事说了。

“父王哪里留……”

话说到一半,太子殿下就明白了兮伯的意思,脸涨得通红,愣是梗着脖子不愿应承。

他还未登上帝位,若是假传亡父遗命,给诸侯封爵,就会留下污点,一辈子都在这些遵从纪礼的臣子们面前抬不起头!

“哦,是有这么道王令,之前父王说起过,好像就放在父王书房里,孤忧伤太过,两眼昏昏,大晚上的实在看不清楚,不如先生去把它找出来吧!”

却是两手一甩,伸腿一踢,打算不沾手的把这事儿踢给兮伯。

兮伯如今早就不担任什么职务了,最近为大纪忙前忙后,不过是因为纪帝病重,看在过往情分上过来帮忙,自是不会做这种有害他一生清名的事。

“哦,既然殿下两眼昏昏,那老夫就去问问其他殿下吧!说不定他们之中,有耳清目明,又知道陛下王令放在哪里的。”

太子暗暗咬牙,弯腰穿鞋,想着一切等到继位之后就好了,最终还是乖乖的跟着兮伯,往纪帝的书房去了。

书房在大殿的另一侧,出了门,是长长的走廊,走廊里没有点灯,只有如水的清亮月色如同薄纱般垂下。

暮春时节,夜里还是很冻脚,二人穿着木质厚底的舄,一前一后的沿着长廊走来,路过大殿的时候,年老的侍者抬眼看了看,又像什么都没看到似的,重新低头打盹儿,好似梦里,就有他留恋的一切。

这几个月,纪帝已经不能理事,一直都是太子在此办公,他比谁都清楚这里到底有没有王令。

贴身侍从点亮了油灯,乖觉的守了门,这种事,虽算不得什么密事,出于大纪子孙的自尊,太子殿下还是不想让人伺候。

亲自磨了墨,又亲自找来一块书写王令的素帛,提笔看向兮伯,两眼沉沉。

兮伯也不放在心上,一边口述,一边盯着他写,待他写完,又搬来传国帝玺带给他。

太子屈辱的从了,随即甩袖离去。

大概他的睡意是彻底的没了。

兮伯照例不放在心上,捧着王令就回到了宫门外。

这里与他离开时并无二致。

“陛下果真早就准备好了王令,只是之前事多,给忘了,公子这就领了王令回楚国去吧!”

兮伯忍住屈辱,亲手将王令递了过来。

然而白景源命人接过这好不容易得来的王令后,竟只是瞄了一眼,就让仆从递来火把,一把火烧了!

兮伯大怒!不等他说话,就听公子白身边的老者道:

“鲁王那种对陛下不忠、对父亲不孝的小人,都能封侯,我们公子仁爱无双,得天下人赞颂,岂能与这种小人爵位等同?!”

渔老笑眯眯,话里的意思却是不容人错认。

兮伯只看着白景源。

他发现,哪怕他努力拔高对这个小公子的评价,还是太低了!

如今露出獠牙,才知道,他到底有多难缠。

宫门外的甲士越来越多了,貌似连他家附近也围满了人,兮伯冷笑一声,重新进宫,不一会儿,重新拿了一道王令出来,竟是封了王之下最高级别的“公”!

他倒要看看,这样的王令,公子白敢不敢接!

xs63.com

--x--s--6--3=====w

本文网址:http://www.xs63.com/lishi/nitianhaoyungongzibai/98217206.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xs63.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